滚动新闻>正文

实时热点

换一换

网友还在搜

私人订制热点资讯
关注国搜官方微信

祁连山顶的守望伉俪,与环湖赛有个静静的约会

2018-07-28 02:00 | 新华社

核心提示:对于一对常年在祁连山顶守望的老年伉俪来说,环青海湖自行车赛有着特殊的意义。

图片选自新华社稿库

新华社祁连7月27日电 对于一对常年在祁连山顶守望的老年伉俪来说,环青海湖自行车赛有着特殊的意义。

27日上午10点,祁连山大冬树山垭口人声鼎沸,打破了深山的沉寂,旁边的山顶平地上密密麻麻停满了车辆,其中有辆医疗车,里面有人在吸氧。平地边矗立着四个巨大的数字:4120。这是在提醒人们,此处海拔超过四千米,不宜过于活跃,否则会有高原反应。

垭口后面的山坡上,静静地坐着两个老人,正在出神凝望垭口处聚集的人群。

早上八点,当工作人员赶到垭口开始布置时,这对老人就一直在静望等候。这里是环青海湖第六站比赛的终点。此为定义环青海湖赛“世界海拔最高的自行车赛”的一站赛事,被称为“皇后赛段”。选手需要从祁连县城内海拔2700米的起点,一路骑行到海拔4120米的终点——环青海湖自行车赛全程的最高点。

李玉明老人今年71岁了,和67岁的老伴韩玉芳已经在山顶生活了6年。他们的工作是看守中科院安装在此的一组检测地表环境的仪器。他们养了两只藏狗,既为保护自己和仪器的安全,也可聊以解闷。

他们住在一个大约六平方米的小房子里,一张双人床占去房子四分之三的面积。近门口摆着三个大塑料桶,里面全都装满了清水。水是住在山下县城里的儿子开车送上来的,另外还有米、面和蔬菜。

十月份,这里就开始下雪了,一直到次年三月。为了应付大雪封山儿子无法及时送来给养,老人会提前储备大量的米面。水一旦用光,就化雪取水。

“冬天,这里的积雪有半米多厚,非常冷,生活很艰苦,不好过,”李玉明说。

老人的房子房顶四角都有铁索紧紧地与地面固定。“冬天,这里风非常大,听着都害怕。房子如果固定不好,会被风吹走,”李玉明说。

与艰苦的生活相比,让老人更难过的是孤独。这里人迹罕至,除了儿子十天八日送一次给养外,陪伴他们的是连绵的群山,呼啸的山风,以及那两只黑色的藏犬。六年来,老人的足迹踏遍了房子周围的每棵草、每块石头。

他们不敢远足,怕走远就回不来了,毕竟上了年纪,还有高原反应。每天吃完饭后,他们往往就坐在房外,望着大山出神。出神够了,就回到床上躺着。

如此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

从去年起,环青海湖自行车赛在这里开设赛段,老人的生活有了新的内容,他们一直在盼望环湖赛尽快到来。

“生活太枯燥了,整天见不到人。”韩玉芳说,“就环湖赛能让我们热闹一天,我们自搬到山上来住,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人。”

两位老人就坐在山坡上观看比赛,从不走到垭口终点处靠近观察。他们为了更清楚地观赛,特地让儿子从山下送来一个大望远镜。

至于谁取得了比赛第一,老人根本不在乎。他们看到那么多人,那么多车,还有不断有人骑车从山下冲上来,看到这熙熙攘攘的热闹喧嚣,他们就很满意。

李玉明原来是祁连县城里的木匠。后来干不动木活了,就和老伴上山来为中科院看护仪器,两人每月可以挣到5000元钱。

虽然生活很辛苦,但他们已经习惯了这里的清风朗月、朔风酷寒以及孤独苦闷。

环湖赛为这对孤独的老人送来了热闹,哪怕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。

下午三点钟,环湖赛祁连山爬坡赛早已结束,上午聚集在大冬树山垭口的人都乘车下山返回了县城。难得的喧嚣消弭了,这里又恢复了寂静。

两位老人慢步回到房内,开始了新的期盼,期盼明年环湖赛尽早回到祁连山顶。(完)

文章关键词:
责任编辑:王一然

实时热点

换一换

私人订制热点资讯
关注国搜官方微信

网友还在搜

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
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